• <output id="1je22"><nobr id="1je22"></nobr></output><progress id="1je22"></progress>

    <tr id="1je22"></tr>
        <output id="1je22"></output>
        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抗戰時期在云南她與國立藝專的情緣

        ——記我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民進會員張權

        發布時間: 2024-04-01
        【字體:

          我和昆明市文史館的幾位館員到北京出差,專程去拜訪了著名歌唱家李光曦老師。當李老師聽說我們此行是為挖掘抗戰時期國立藝專在昆明辦學那段艱苦歲月的歷史時,不由得提到多年與他同臺演出歌劇并介紹他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張權老師。于是,我便按照李老師提供的電話,聯系到了張權老師的家人,又到中央音樂學院進行走訪,還查閱了許多資料,對張權老師的一生漸漸有了較為清楚的了解。當我還想繼續聯系光曦老師時,噩耗傳來,老師不幸于2022年3月13日突發腦梗去世。按照老師生前的指點幫助,我聯系到張權老師的后人,又到中央音樂學院等單位查詢并翻閱了大量的資料,包括張老師及同事們的回憶文章,梳理了她的不平凡的藝術人生,尤其是在昆明讀書期間鮮為人知的經歷。

          1919年春天,張權出生在江蘇宜興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私塾先生,母親是家庭婦女。她上有哥哥、姐姐,又長相乖巧、活潑可愛,所以備受家人喜歡與呵護。父母哥姐都希望她學醫,但張權是個有個性、有主見的女孩兒。她在日記中寫道:“我感到在所有的功課當中,我最愛音樂,我告訴我的爸爸媽媽、姐姐哥哥,我是非學音樂不可?!?936年,年僅17歲的張權,不顧家人反對,考入國立杭州藝術??茖W校音樂系,選定了為音樂藝術獻身的道路。

          張權在《我學音樂》一文中回憶道:“音樂系就在西湖邊上的哈同花園內,幾間大教室是原來花園的古色古香的建筑。另有一排琴房,緊靠在湖邊,透過地板就能見到湖邊,環境十分幽靜。我是考鋼琴專業進去的,一個月后,學校讓我轉學聲音主科?!?/p>

          環境幽靜,師資強大(多數教師都是留法回國的),學生熱愛,學校天時地利人和皆具。張權鉚足勁,開啟她的音樂之航。一年后的暑期,張權為追隨白俄籍教師馬翼(Mar shir)繼續學聲音,來到上海。馬老師曾是舊俄宮廷里的獨唱演員兼合唱指揮,他教學嚴謹,對學生關愛備至。然而馬老師年歲已高,身體每況愈下,加之“八一三”戰爭開始,他的生活也成了問題。張權面臨兩難,師長教不了,學?;夭蝗?。這個時候,上海音專的音樂教授周淑安建議張權考上海音專,她一去又考取了。戰爭烽火驟起,學子們難以繼續學習。張權打聽到她的母校杭州藝專已遷移,經浙贛路轉到了湘西,已在沅陵復課。于是張權便和同學結伴而行,離開重慶直奔湖南?!霸诤习肽甓?,由于老師沒有全來,許多課開不了,主要是靠自學。即便如此,大家都很用功。從杭州帶出來的幾臺琴已破舊不堪,但從早到晚都有人在彈?!眹⑺噷T阢淞昴_跟未定,接下來一波未平一波再起?!斑@時教育部又頻發了什么不合理的命令,我們的校長林風眠先生要離學校,臨走時同學們都哭著一路送他到一個木橋邊……”

          學校宣布西遷貴陽,經過近兩個月的艱難跋涉,同學們多數到達貴陽。但依然開不了課,張權主動參加了電電合唱隊,同時,又去一個小學里教唱歌。1939年2月4日上午,是一個驚心動魄、血肉模糊的日子,也是貴陽老百姓和國立藝專師生們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痛。日機轟炸貴陽,幾乎把一座城市炸平。文物精華與建筑慘付一炬,死傷千人。數萬難民,風餐露宿,哭聲震天,慘不忍睹。藝專部分教師的行李書畫化為灰燼,無奈學校再次宣布遷移,“我們像散兵一樣向昆明西去”。西遷昆明的路途同樣艱辛,遇車禍、遇土匪,張權和同學、老師們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鼓勵、互相幫助,終于到達昆明。

          1939年夏,因昆明校舍困難(西南聯大等學校遷入昆明),日機又空襲頻繁。學校先借昆華中學、昆華小學辦校舍,因陋就簡,計劃招生上課。張權和幾位同學趁學校尚未開課,參加了抗日宣傳隊,到滇西去演出。

          這次抗日宣傳已不是張權第一次參加的演出活動了,國立藝專來昆明前設有4個系:繪畫、雕塑、圖案、音樂系。遷昆明后,增設建筑系,一年后又將建筑系并入西遷的國立中山大學。20世紀30年代初,由藝專教授李樸園、雷圭元、林文錚和愛好話劇的同學邱璽、程麗娜發起成立了藝專劇社。劇社排演了大量的中外名劇和抗日宣傳劇。他們的演出內容鼓舞人心,演出水平高,受到百姓歡迎和社會好評。學校在西遷途中,他們為更好地宣傳抗日救國,組成了“抗日宣傳車”(后因車輛無著落,實際上并無固定的交通工具),當時參加藝專劇社的大部分是各系老師、學生。宣傳車由李樸園任車長,邱璽任副車長,主要成員有沈長泰、徐德先、張權、莫桂新、夏亞一、余繼清、麥放明等40余人。那時,日軍從金山衛登陸后,藝專師生便離開杭州隨校西遷。開始了極其艱苦的行程。途中多次遇到土匪的搶劫,即使在那種困難情況下,“抗敵宣傳車”每到一處都堅持工作,貼出宣傳畫,演出話劇、街頭劇、抗敵歌唱,開展多樣的宣傳活動。途徑浙、贛、湘、黔、滇五省,歷時一年半,沿途開展抗敵宣傳的主要活動,略舉如下:

          學校一到長沙,暫落腳在長沙雅麗中學,宣傳車立即開展排演李樸園趕寫的改良評劇《李服庸伏法記》,這是一個把評劇動作現代化的新嘗試,也是一個整飭軍紀、鼓舞抗戰士氣的戲。在長沙青年會大禮堂上演后,觀眾群情激奮。戲劇家田漢等人都來看了演出,盛贊我們應用新形式,將民間通俗的評劇與新內容的話劇相結合所取得的良好效果。經湖南沅陵時,首先在城內街道貼出抗敵宣傳畫,并先后演出了熊佛西著的《中華民族的子孫》、吳鐵翼新編的輕歌劇《民族萌芽》和李樸園新編的《金力農》等劇,曾轟動了小小山城。參加演出的主要人員有邱璽、程麗娜、沈長泰、麥放明、張權、莫桂新、梁恕祥、夏亞一等人。此外,為了配合戰時文藝工作需要,在藝專1937屆畢業班結業前,由抗敵宣傳車的主要成員舉辦了戲劇訓練班,培訓內容有表演、導演、舞臺美術等課目,為戰區輸送了一批文藝人才。

          在貴陽,他們借住在城隅的一所教會學校里。立即投入大型改良評劇《三將軍》的排練工作,此劇是李樸園在奔波的旅途中趕寫出來的,是歌頌臺兒莊大捷的題材。當時他們認為到了貴陽這個后方重鎮,應該搞一個較像樣的大戲,可是,在1938年2月4日,敵機空襲貴陽,將已籌備好的劇場、布景和道具化為灰燼,他們義憤填膺,決定在災區現場開展抗敵宣傳活動。在剛剛清除掉同胞尸體的廣場上,演出了討還血債的活報劇。群眾的口號聲、受害家屬的哭泣聲、宣傳員的講演聲、合唱隊的歌聲震撼市空。這是他們宣傳車團員們抗戰以來,感受最深,心情最激動的一堂愛國主義教育課,令人終生難忘。隨后他們為了救濟遭受敵機空襲災害的群眾進行募捐,又在一處機關禮堂演出了獨幕劇《放下你的鞭子》《朱如玉》等劇,連續三天滿座,還加了站票。貴陽遭此浩劫,已無法繼續上課,于是學校再次西遷。至此,抗敵宣傳車也基本完成了歷史使命。

          張權他們來到了美麗的春城,來不及欣賞滇池的湖光山色,便踏上了宣傳抗日的演出途中。她在回憶文章《我學音樂》中寫道:“一路上白天趕路,晚上給老鄉演出,我們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常常是帶點干糧就上路。有一天,我們走了八十多里的山路,到村子天已黑了,我們來不及吃完飯就演出,我演一個難民,懷里抱一個小娃娃,餓倒在路邊起不來,確實是起不來了。最后,宣傳隊在大理休整,我在隊里當小先生教唱歌,直到學校通知復課,我們又回到昆明。這一段時間內,無論在思想上、業務上、生活上,都得到了一番鍛煉。再次回到學校時,自己感到長大了不少,尤其感到需要學習,需要充實自己,學校能在昆華師范內借幾間房子開課是多么不容易?!?/p>

          歷經風雨,張權真的長大不少。她和國立藝專的同學們走出象牙塔,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得到了極大的、不同平常的鍛煉和提升?!耙磺x殤,道不盡人世悲歡;漫道朔風,吹不散亙古風云變幻?!避筌坶g流失了一年多讀書的好時光,張權渴望知識,渴望盡快安靜下來讀書。張權的同學吳季鑫在回憶中寫到:“在那苦難而豐富多彩的流亡時期,我身邊總帶著兩本世界名著,一本是美國霍桑的《紅字》,另一本是《神秘的大衛》?!渡衩氐拇笮l》講述一位享有盛譽的大音樂家失蹤后帶了他的孩子隱居在人跡稀少的山水之間,終日與大自然為伴,與鳥獸為友,與流水訴衷腸的生活,文筆極為優美動人。我多次把這個故事講給張權聽,把書借給她看。她看過后贊不絕口,說終生難忘?!?/p>

          張權對在昆明讀書這段寶貴時間十分珍惜,當時校長滕固求賢若渴,發求助急電邀請極具才學的傅雷先生前來國立藝專任教務員。傅雷幾經思考,同意應聘,隨即火速從上海啟程先至香港,轉道越南進入昆明。按傅雷自述:“未就職,僅草擬一課程綱要(曾因此請教聞一多),以學生分子復雜,主張甄別試驗,淘汰一部分,與滕固意見不合,五月中離滇經原路回上海?!备道椎叫H三個月時間,張權卻在學校開設的課程之外,找到傅雷學習法文。傅雷學貫中西,除文學外,兼通多藝,對美術與音樂,也不無真知灼見。足見,張權作為學生的聰慧執著,以傅雷為師,受益終身。張勸說:“找到傅雷先生教我法文,把前幾年念過的及自己唱過的法國音樂作品中的詩重新學習,傅先生不僅在文學詩歌方面,特別在音樂上給了我極大的教益。那時還有一位美國牧師奧斯古特,他彈得一手好琴,我在他組織的一個歌唱班里學到了不少古典歌曲。我們開音樂會,去電臺廣播。不久,學校又搬到離昆明不遠的呈貢縣安江村,音樂系是抗戰以來第一次有了系主任——唐學詠先生,另有聲樂教授黃友葵先生、鋼琴教授程美德、理論作曲教授姚錦新(她因交通受阻未能到校)。上課不久,校長滕固和學生發生矛盾,同學們要把他請走,鬧了起來,再次停課,最后宣布學校遷四川璧山。1940年初冬,我們到了璧山沒幾天,學校把我們音樂系全體師生送到了當時教育部在重慶青木關所辦的國立音樂院,告訴我們這是奉命合并?!?/p>

          1947年6月,張權已和丈夫莫桂新同臺合作演出歌劇《秋子》轟動山城。她開過獨唱音樂會,又在國立音樂學院等大學當了四年助教,做了母親,但她仍然沒有停下追求音樂的腳步。在丈夫的支持下,她告別祖國和親人,遠渡重洋赴美國留學。經過四年多的頑強努力,她于1951年成功舉辦了畢業音樂會,獲得音樂文學碩士學位,音樂會獨唱證書和歌劇演員證書。張權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她在美國的這幾年里,不知道什么叫娛樂,什么叫休息,除了上課和完成作業之外,她只知道工作(當過看護、清潔工,做過圖書管理員、劇院領座等雜活),以便掙錢養活自己,堅持學業。是什么力量在支撐她如此艱辛刻苦地學習呢?她說:“我常把自己比喻為一條蠶,不停地吃,吃飽了有朝一日回到故土,好為祖國吐絲結繭?!闭沁@種一心要報效祖國的誠摯信念,才使她產生堅強的毅力,不屈不撓地艱苦奮斗,不斷向藝術高峰攀登;才使她放棄留美機會,懷著“為新中國而唱、為人民而歌”的心愿,毅然回到了她日夜思念的祖國和親人的身邊。1956年,張權主演了意大利歌劇《茶花女》,演出結束,觀眾對這位用中文演唱的花腔女高音歌唱家給予了很高評價。正當張權在藝術上取得巨大成功之時,她和她的丈夫不幸雙雙被錯劃為右派。不久,她摯愛的丈夫又于1958年含冤去世。世道的不公、無情的打擊沒有摧毀這位意志堅定的藝術家,在周恩來總理的關懷下,她先后在黑龍江歌舞團和哈爾濱歌劇院當演員,并多次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改革開放后,張權調回北京,任北京歌舞團藝術指導。1981年,又調入中國音樂學院任副院長,聲樂歌劇教授,從此轉入專職的音樂教育家。1992年因患肺癌不幸去世,享年79歲。

          有專家這樣評價張權:“張權是我國著名聲音表演藝術家,聲音教育家,是我國近現代聲音史上的領軍人物之一。其聲樂造詣很深,擅長演唱西洋歌劇及藝術歌曲,曾在《秋子》《茶花女》《蘭花》等多部歌劇中飾演主角。也善于演出中國的藝術歌曲,如《我住長江頭》《玫瑰三愿》等。張權的演唱包含了西洋美聲唱法的技術和中國民族傳統聲樂中的藝術精華。她通過一生的學習和實踐,成功地將西洋美聲唱法與中國民族民間唱法相融合,并提出創建中國聲樂學派的偉大理念,為中國聲音藝術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p>

          中央電視臺《音樂人生》欄目中提到,“她大膽建議創辦了音樂節‘哈爾濱之夏’;她是在夾縫中艱難生存的聲音表演藝術家,她的一生都在為執著熱愛的音樂堅強奮斗。她是一位有前瞻思想的音樂家,她的音樂道路縱然坎坷,但她的聲音卻始終屬于人民。她就是引領靈魂的歌者——張權”。

          春城昆明是這位歌唱家藝術的啟航地,也是她一生都無法忘卻的福地。

         ?。ㄗ髡呦得襁M云南省委會原副主委、昆明市委會原主委)

        作者: 汪葉菊
        責任編輯: 張歌
        午夜久久久麻豆国产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