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1je22"><nobr id="1je22"></nobr></output><progress id="1je22"></progress>

    <tr id="1je22"></tr>
        <output id="1je22"></output>
        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徐楚波:將教育進行到底(一)

        發布時間: 2024-04-01
        【字體:
          徐楚波,男,1896年2月生,河北威縣人,著名的人民教育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北京市第一中學首任校長、名譽校長。歷任第一、二屆北京市人大代表與市人民政府委員,民進第六屆中央常委兼組織部副部長,民進北京市分會常務理事、副主任理事,全國政協第一屆候補委員、第二屆委員、第三至五屆常委兼(文化)教育組副組長等職。被譽為“終生從事普通教育的、著名的人民教育家”。1982年7月在北京逝世。

        將教育進行到底

          86年,這是人民教育家徐楚波的一生。對浩瀚的歷史長河來說何其短暫,如宇宙沙塵倏忽一瞬疾速掠過。86年,又何其漫長,足夠一滴水穿透磐石。

          24歲從師范學校(史地專修科)畢業后,他鞠躬盡瘁,接下來的六十多年歲月都奉獻給了基礎教育事業?!耙恢σ蝗~總關情”,無論是解放前在家鄉河北威縣任教育局局長,在天津中日中學、北京師大女附中等校教書,還是北平和平解放后,數十年如一日地建設歷史名校北京一中,他都理想高遠,信念堅定,無限忠誠于和熱愛中國共產黨的教育事業……

          他生之善良,本分守己;熱情專注,行之坦蕩。他那非敘事音樂般的一生,隨意擷取一個片段,都折射出“一個人像一支隊伍”般輕騎兵的激情豪邁?!皣I血心事無成敗,拔地蒼松有遠聲”,若把生命拿琴弦作比,他竭盡全力奏響最美的樂音,有韌性,也有定力,直至生命的最后,也要將教育進行曲進行到底,不啻為一首化做絕美的音符流傳后世的“天鵝之歌”。

        天津中日中學里的抗日課堂

          徐楚波(1896—1982),原名步湘,籍貫直隸(今河北)邢臺威縣,出生于高公莊鄉西平村的一個地主家庭。

          青年時期徐楚波就追求進步、追求真理。1920年從保定高等師范學校畢業后,他曾在河北和江西任中學教員。1923年,受同學的邀請,為改變家鄉的教育面貌,他擔任河北威縣教育局長。

          在任期間,他致力于新教育,積極宣傳進步思想。1926年河北省立第四師范因鬧學潮被省長王涿斌命令解散,威縣籍學生王亞平(又名王全福)被迫回到故鄉后,創辦了平民學校,組織了“友聲社”,并在油印刊物《友聲》上發表了題為《奴化歟?赤化歟?》的文章。1927年威縣地方守舊勢力以“宣傳赤化、蠱惑青年”為由,借此打擊教育界的進步力量??h議會勾結豪紳,一路告到直系軍閥首領吳佩孚那里。徐楚波首當其沖被指控為共產黨而被捕,其余四人也鋃鐺入獄或遭到通緝。

          保釋出獄后,徐楚波憤然離開家鄉威縣,在河北、天津等地任中學教員,講授歷史、地理,其中包括在天津中日中學任教。天津中日中學主要在天津日租界招收在日本領事館及警察署等機關工作的華人子弟。該校對學生思想控制很嚴,1927年以后增添了經學課,灌輸封建道德思想,灌輸忠于日本帝國主義的思想教育,此外還增設了由日本駐屯軍的軍官擔任教官的軍訓課。但是1929年秋至1930年春,徐楚波同從保定高等師范學校畢業的教師王振華(中共黨員)、謝臺臣(中共黨員)與徐楚波可謂“一人歌唱、三人相和”,攪動了這一潭死水。學生們走出校門參加了反對日本侵略的示威游行。學校當局在總領事館的授意下采取了嚴厲的鎮壓手段,一次就開除了30幾名學生。

          自此以后,當局加強了對學生的思想鉗制。盡管如此,徐楚波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熱情宣傳抗日主張,教育學生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道路。許多學生在他的影響下投身革命。有的日籍學生,受他的影響,也開始同情和支持中國人民的反侵略斗爭。如1981年受北京大學邀請來我國講學的小峰親王就是當年的學生,小峰來京后親自到徐楚波家中拜見老師,暢敘在校期間的師友之情,并在他去世后向其家人來信問候致意。

          后來,王振華、范至南、徐楚波等進步教師也被解聘。這激起了多數師生更大的義憤。大部分學生在學生會的組織下到全市大中學校進行串聯,散發聯合罷課的傳單,后來又搗毀了誹謗學運的“天津康報館”。此舉震驚了京津。

        地理課上的“政治老師”

          1938年,徐楚波到北京女子師范大學附屬女子中學(今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任教。師大女附中歷史悠久,嚴格選聘學識淵博、品德高尚的教師,因此在當時常能擺脫國民黨政府反動教育制度的束縛,做出一些高于其他中學的成績,使學生在德、智、體諸方面得到比較全面和正常的發展。1942年中國共產黨組織在學校建立,師生的民主活動更為活躍。學生們“在語文課上體會屈原憂國憂民之情,在歷史課上聆聽岳飛、文天祥的英雄事跡”,“地理教師徐楚波每次上課必講十分鐘的時事,低聲介紹蘇聯的情況,聽著窗外有腳步聲,立即‘言歸正傳’”。受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許多學生奔赴抗日根據地。

          1945年,日本帝國主義投降。國民黨當局堅持反動獨裁統治,于1946年發動了全面內戰。國民黨的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內戰爆發后徐楚波在講正課之前“總要先講講國內外形勢”,“先給同學們講些國際、國內無產階級斗爭情況”,引發學生對時局命運的關切、生命價值的思考,大家都很喜歡他?!半S著他那安詳、不動聲色的帶有山東口音的講述,我們知道了蘇維埃、社會主義選舉和列寧的名字。在黑暗的現實中,喚起了我們對光明的憧憬和向往,引發了爭看鄒韜奮《萍蹤寄語》《憶語》和高爾基《母親》等的狂熱”。

          1946年9月,甫一開學,國民黨就責怪政府師大女附中校長李抒純“統治學生無能”,以“辦校不力”為由將其解聘,由偽國大代表石砳磊取而代之。此人一上臺首先就解散了學生自治會,接著就解聘了徐楚波、楊榮竹、趙熙廷與曹綺雯四名進步教師。

          之后,徐楚波相繼在北平市立一中(今北京一中)、輔仁中學(今北京第十三中學)、大同中學(今北京第二十四中學)、成達中學(今首都師范大學附屬中學)等校任教,頗有聲望,被稱為“不是教授的教授”。在當時的中小學界,徐楚波備受矚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地理教師徐楚波先生,他總能從地理學的不同角度把課文引到戰爭發展趨勢這一學生們最為關心的重大政治課題上來”),正如在暗夜里鳴叫的那一枚小小的精靈蟋蟀,“鳴不失時,信也;遇敵即斗,勇也;重傷不降,忠也”。

          他的一腔孤勇,啟迪著一批又一批莘莘學子的心靈,喚醒著國人愁腸百結的靈感心性,同時也牽動著中共負責人的神經。時為中共北平城工部中小學教員工作委員會負責人薛成業(化名李青、老卞)深知,“有些進步教員,如徐楚波在課堂上就公開講日本必敗、蔣介石必敗,八路軍必勝,人民終將戰勝罪惡。師生們稱他‘準八路’,這是公開的左傾分子”。鑒于當時已有老師因此遭受三青團分子的毒打、恐嚇,薛成業找機會“對徐楚波說,你教育了不少進步同學,但應注意方式、方法”,已過四十不惑之年而勇知天命的徐楚波回復道,“敢聘用我的校長都知道我不是共產黨。他們表示為難,不敢再用我時,我就換個學?!?,表現出大無畏的氣概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徐楚波也曾向薛成業和久已認識的艾大炎(曾用名艾秀峰)表示自己想前往解放區的愿望,艾、薛二位卻鼓勵他繼續留在北平。隨即,他被第一批吸收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教育工作者聯盟”,一面從事教育工作,一面從事民主革命活動。在課堂上,徐楚波公開揭露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宣傳解放區的進步。在課下,他組織各種活動,鼓勵和支持學生投奔解放區,參加革命。在這段時間,他多次被列入黑名單,受到監視,屢遭解聘,并數度逃往外地任教。然而他一旦登上講臺即堅持宣傳革命主張,不但給學生傳授以知識,而且教學生走革命道路,表現出一個民主戰士的堅貞氣節。

          近朱者赤,廣大同學獲得加持,自我賦能,認識到要建設自由幸福的中國必須把自己的斗爭緊密地和全國人民的革命斗爭聯結在一起,和全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國難關頭,他教過的學生中有許多乘混亂之際離開陷城,有的不畏艱難險阻通過重重封鎖線奔赴革命圣地,有的在民族統一戰線的號召下南下大后方或各個戰區前線,還有的接受共產黨組織的安排同城內的地下組織密切配合,都為解放戰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ㄗ髡呦得襁M北京市委會出版傳媒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外國語大學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編審)

        作者: 任小玫
        責任編輯: 張歌
        午夜久久久麻豆国产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