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1je22"><nobr id="1je22"></nobr></output><progress id="1je22"></progress>

    <tr id="1je22"></tr>
        <output id="1je22"></output>
        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民進風采 > 媒體聚焦

        孫甘露:一名誠實的寫作者有他自己的時刻表

        發布時間: 2024-03-28
        【字體:

          近日出版的《被折疊的時間:孫甘露對話錄》收錄20世紀90年代以來,孫甘露與多位友人的30多次對話。談話對象包括毛尖等學者,小白、王朔等作家,還有徐靜蕾等電影人。談話主題既涉及上海、小說、寫作等,也涉及當時流行的電影、文學風尚的變化等時代元素??梢哉f,該書是一部記錄文學黃金時代的“口述史”。本期摘編孫甘露與學者郜元寶對談的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郜元寶:文學曾經捉弄了我們好幾代人,今天,我們中間的有些人開始反過來“玩”文學了。作為一種“玩”的a結果,寫作在目前好像已經成了異常容易的事。不少中青年作家產量高得驚人,他們似乎想以此顯示其充沛的創造力,這卻總讓我感到有幾分疑惑:我們的文學是否客觀上已經進入了一個繁榮的時代,還是僅僅說明,這個時代要求作家們非得不斷有作品發表,否則就可能迅速被人遺忘?

          孫甘露:我想這里面有許多可以理解的原因,商業的沖擊或許是主要的。

          郜元寶:比較起來,這兩年你似乎一直保持低產寫作。能否談談個中的感受?

          孫甘露:怎么說呢?我覺得挺自然的,不認為自己特別勤奮,也不認為特別比別人懶。其實照我目前的狀況,如果能寫到六十歲,在總數上也頗可觀了。也許,我這人太滿足于現狀了吧。但是,老實說,怎樣才是高產或低產,這中間并不存在一定的標準。

          郜元寶:標準是有的,只是各人的看法不同。

          孫甘露:是這樣的。像我這樣慢騰騰地一年拿出四五個中短篇,我自己看來還是正常的,因為至少我沒有勉強自己。那些高產作家,如果不是出于勉強,我想也沒有什么不正常的。關鍵是作家應該有自己的時刻表。上次幾個朋友一起座談陳村的寫作狀況時,我就說過,陳村這時候少寫甚至不寫小說,并不值得奇怪。也許他的時刻表上這一陣子正發不出車,也許不定什么時候,他又一發而不可收呢。

          郜元寶:一個寫作者確實要不斷掂量自己,要是他不在乎這樣的時刻表,或者對自己有沒有這個時刻表根本就是一筆糊涂賬,只是一味追隨社會上流行的閱讀需要,或者聞風而動,看到人家新作迭出就眼紅,睡不著覺,那就不妙了。

          孫甘露:我想一名誠實的寫作者,不能只限于讀者要什么就給他們什么,他更應該關心“我自己想給以及能給讀者什么”。正是這一點決定了他自己的時刻表。

        作者:
        責任編輯: 張禹
        午夜久久久麻豆国产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