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1je22"><nobr id="1je22"></nobr></output><progress id="1je22"></progress>

    <tr id="1je22"></tr>
        <output id="1je22"></output>
        當前位置: 民進網站 > 民進風采 > 媒體聚焦

        李孝軒:學生欺凌治理需要健全體系

        發布時間: 2024-03-28
        來源: 人民政協報
        【字體:

          近年來,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教育部等多部門連續開展學生欺凌專項治理,雖然治理力度空前,但學生欺凌問題仍時有發生。近日“邯鄲初中生被殺埋尸案”發生后,學生欺凌治理再次引發全社會關注。本期本刊繼續上期的關注?!幷?/p>

          學生欺凌事件頻發,破壞了教育生態和育人環境,社會影響惡劣,成為嚴重侵害未成年人權益和身心健康的社會問題。

          學生欺凌的成因相對復雜,既有未成年人心智尚不成熟、家庭教育缺失等內部因素,也有教育管理缺位和網絡暴力文化侵蝕等外部原因,還應關注學校心理健康教育滯后、學生欺凌立法不完善、對受害者保護救濟缺乏相應保障措施等客觀原因。從調查情況看,學生欺凌防治還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

          學校管理存在薄弱環節。雖然教育部等九部門發布了《關于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等一系列文件,但學生欺凌沒有得到有效遏制。調查發現,大多數學校將學生欺凌當作應激事件處理,或以息事寧人為目標,在處理輕微欺凌事件時,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隱報瞞報。被欺凌者往往認為學校無法保障其自身權益,出于內心的恐懼及法律知識的缺乏,陷入越不敢說越被欺負的“欺凌漩渦”。部分被欺凌者及其親屬采用“非合法化”手段自行解決,導致矛盾升級甚至發生人身傷害事件。調查還發現,有的學校發生被霸凌學生意外死亡后,學校忌憚家長“校鬧”或負面輿情累及學校聲譽,大多重平息而輕懲戒;有的學校對學生欺凌苗頭敏感性不強,校內產生矛盾、校外欺凌報復事件時有發生;有的學校沒有建立有效的線索報告機制和校園周邊綜合治理機制。由于隱蔽性強,學校監管存在盲區,學生欺凌通常難以及時發現和處理,最終“小事拖大,大事拖炸”。

          依法防治基礎不牢固。我國至今尚未出臺專門針對學生欺凌的法律,現行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義務教育法等,對學生欺凌并未作出明確規制。一方面,學生欺凌防治的法律層級較低,治理的責任主體不清晰;另一方面,學生欺凌行為存在“界定難、取證難、處理難”等問題,使得欺凌者的“欺凌成本”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不足以約束自己的行為,也認識不到欺凌行為的巨大危害性和嚴重后果。一些欺凌者雖然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危害,卻很難對他們施以有效懲罰,導致發生學生欺凌時懲戒手段不多、懲戒不嚴、力度不夠。

          思想道德教育有待加強。教育部等九部門發文要求“切實加強中小學生思想道德教育、法治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實踐中很多學校落實并不到位,尚未建立常態化法治教育、心理健康教育機制,部分學生法律意識淡薄、心理問題突出、自我保護意識與能力不足。在一些中小學校,法治副校長機制也淪為形式,作用沒能發揮出來。

          學生欺凌給未成年人帶來巨大心理陰影,甚至影響人格發展。單靠教育部門無法從根本上預防和治理學生欺凌問題。同時,防治學生欺凌也是一項系統工程,既要堅持“防”“治”并重,學校、家庭、社會等還要多方共治。為此,筆者提出三方面建議:

          一是堅持“防”“治”并重。壓實學校主體責任,建立處理學生欺凌事件的“零容忍”和及時性原則,整治學校對欺凌事件的隱報瞞報、輕微欺凌免于懲戒等慢作為、不作為問題。建立和完善學生欺凌治理問責機制,把防治學生欺凌作為校長履職和任職重要考察內容,實行學生欺凌一票否決制,激發學校開展預防學生欺凌工作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改革和完善檢察官、法官、轄區公安干警、律師兼任法治副校長的工作機制,拓展工作職能,加大普法教育,努力營造學生“存敬畏,不敢欺”的良好氛圍。在保障師生隱私的基礎上,加大技防措施,將校園監控納入公安“天網”系統,實施“天網”+“平安校園”創建工程,強化震懾作用,消除學校發現學生欺凌的盲點。加快出臺學校防治學生欺凌干預、核查、判定工作指引,分級處理學生欺凌事件,推進預防學生欺凌與預防未成年人犯罪齊抓共管。切實加強對學生的道德教育、心理教育、法治教育,培養學生遵守規則、敬畏生命的意識。同時,要加大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專業化服務供給,及時關注學生的心理動態,建立社會、學校、家庭三位一體青少年心理健康管理體系,引導學生科學合理處理不良情緒,消除以暴力解決問題的傾向。

          二是完善司法保障體系。加快推進反學生欺凌專項立法,明確學校、家庭及社會的保護責任與義務,細化學生欺凌行為的認定標準和相應法律責任,適當增加欺凌者的主觀惡性考量,推進學生欺凌標本兼治。同時,加快解決少年司法領域未成年人保護和未成年人刑事懲戒之間機制不健全、司法解釋缺失等問題,把網絡暴力、網絡欺凌、擅自披露未成年人隱私等納入學生欺凌懲治和司法規制范圍,對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社會影響惡劣的欺凌者給予更大力度的懲戒,提高欺凌行為的成本。此外,還應完善校園欺凌民事救濟機制,制定未成年人精神損害賠償適用標準,在民事案件審理中引入心理健康評估機制,增強司法威懾力度。

          三是推進多方共治。公安機關與學校應聯合建立學生欺凌排查機制,加強家?;?,關注松散的家庭結構、疏遠的親子關系、缺失的家庭教育等非正常家庭生態對學生的負面影響。壓實家長的主體責任,在反校園欺凌專項立法時,明確家庭是未成年人保護的第一責任主體,強化家長的監護與教管責任,當監護人不能履行監護職責時,應及時給予干預,采取必要法律措施。進一步拓展防治學生欺凌防治外延,推動政府、學校、社會、家庭同頻共振,法律、教育、監管、制度同向發力,公安、社區、學校、監護人之間緊密聯動,建立校園、社區全覆蓋的學生欺凌預警、巡邏、教育、管控機制。建立青少年欺凌舉報與救助中心,推動學生欺凌早期識別、早期防治,共同系好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保護“安全帶”,筑牢學生欺凌防治“防火墻”。

        作者: 李孝軒
        責任編輯: 張禹
        午夜久久久麻豆国产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