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兒童讀物監管審查 守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寫(xiě)在4月23日第29個(gè)“世界讀書(shū)日”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4-23
【字體:

  閱讀是孩子們獲取知識、啟迪智慧、健康成長(cháng)的重要途徑,健康向上的出版物是他們茁壯成長(cháng)不可或缺的重要精神食糧,直接關(guān)系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但調查發(fā)現,當前兒童讀物出版市場(chǎng)充斥著(zhù)“少兒不宜”的內容,負面問(wèn)題依然不容忽視,部分作品已經(jīng)脫離了“以孩子為本”的創(chuàng )作理念。在數字閱讀加快普及的今天,讓孩子“讀好書(shū)”是全社會(huì )共同責任,對以下幾個(gè)方面的問(wèn)題應高度重視。在第29個(gè)“世界讀書(shū)日”即“世界圖書(shū)與版權日”之際,審視兒童出版物的版權保護等問(wèn)題,對于守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尤為重要。

  部分兒童讀物變“毒物”,嚴重侵蝕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近兩年,部分兒童讀物以黑暗、恐怖等內容為文學(xué)表達形式,與未成年人純潔、陽(yáng)光、多彩的傳統敘事截然相反,極大消解了孩子們內心對美的理解。通過(guò)選取閱讀近兩年公眾普遍反映不適宜未成年人的幾種兒童讀物發(fā)現:有的插圖質(zhì)量低劣、人物丑陋、五官失調,諷刺性誤導性語(yǔ)言比比皆是,語(yǔ)言成人化、敘事刻板化,故事性、閱讀性差,與未成年人的閱讀習慣嚴重脫節,至今仍有上百種商品在電商平臺銷(xiāo)售;有的通篇充斥著(zhù)調侃、恃強凌弱和欺軟怕硬,以及不學(xué)、厭學(xué)等負面的思想,基本沒(méi)有正向激勵,在未成年人認知里,除了單調枯燥的校園生活,就是如何應付老師和家長(cháng),目前網(wǎng)絡(luò )仍有一到四年級多個(gè)版本銷(xiāo)售。還有一些兒童繪本內容低俗,打著(zhù)獲得國際大獎的旗號進(jìn)入市場(chǎng),成為許多低齡兒童的啟蒙讀物;有的漫畫(huà)讀物盲目追隨流行語(yǔ)境趨向庸俗化、娛樂(lè )化;更有一些童書(shū)為博眼球,渲染血流成河、恐怖暴力、玄幻邪惡等不適宜未成年人的情節?!岸纠L本”“毒童書(shū)”“染毒”的背后,暴露出的作者缺德、出版社失責、監管部門(mén)缺位等問(wèn)題不容忽視。

  出版社趨利避責,模糊處理少兒與成人閱讀邊際。

  目前我國少兒出版進(jìn)入快速發(fā)展期,碼洋規模持續擴大,但毛利率逐漸下降,數量與質(zhì)量不相匹配。有一些出版社刻意模糊未成年人與成年人的閱讀邊際,公然打法律擦邊球和營(yíng)銷(xiāo)心理戰,在封面刻意印上“少兒不宜”“密室有風(fēng)險,閱讀需謹慎”等字樣,誘導未成年人購買(mǎi);還有一些出版社濫竽充數,篇章注水跳脫、語(yǔ)句艱澀難懂,重復出版、蹭熱度出版、同質(zhì)化較為普遍。僅以四大名著(zhù)為例,有近2萬(wàn)種版本,既造成了極大的資源浪費,質(zhì)量也參差不齊,折射出出版門(mén)檻低等問(wèn)題。高定價(jià)、低折扣銷(xiāo)售也層出不窮,一些出版社重銷(xiāo)量而輕質(zhì)量,沉迷于“碼洋神話(huà)”和“閱讀快餐”,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特別是圖書(shū)編輯隊伍力量薄弱,與公眾對高質(zhì)量?jì)和x物的普遍要求存在差距。

  盜版猖獗,違法成本低。

  兒童讀物的盜版、翻印是一個(gè)老問(wèn)題,成了出版業(yè)的“牛皮癬”且久治不絕。隨著(zhù)出版數字化技術(shù)的不斷創(chuàng )新,一些經(jīng)典書(shū)、暢銷(xiāo)書(shū)和低幼認知類(lèi)產(chǎn)品成為盜版的重災區,諸如媒體曝光的一些拼音版兒童讀物,錯誤百出。近兩年,一些電商平臺已然形成盜售黑色產(chǎn)業(yè)鏈,而且新型電子教輔、繪本等網(wǎng)絡(luò )讀物監管缺位。盜版猖獗的背后,一方面,違法成本太低。根據2004年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辦理侵犯知識產(chǎn)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違法所得達到3萬(wàn)元以上,才可能“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或單處罰金”,而判處三到七年有期徒刑則一般要求非法經(jīng)營(yíng)數額在25萬(wàn)元以上。但盜版童書(shū)大多定價(jià)較低、靠量謀利,個(gè)體盜版商一般達不到法定規模,從而讓違法者規避法律制裁。另一方面,維權取證難、高成本、低賠償,讓很多中小出版社無(wú)力維權甚至放棄維權,讓盜版者逍遙法外。再一方面,針對少年兒童出版物的法律規章相對滯后。無(wú)論是1995年頒布實(shí)施的《關(guān)于出版少年兒童期刊的若干規定》,還是《出版管理條例》,對盜版等侵犯知識產(chǎn)權犯罪界定相對寬泛,出版市場(chǎng)監管與公眾期待存在差距,與出版事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要求不相適應。

  少兒讀物是孩子無(wú)形的啟蒙老師,具有不可替代的社會(huì )價(jià)值。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讓孩子們健康成長(cháng)關(guān)系祖國和民族未來(lái)”。面對兒童讀物出版市場(chǎng)亂象,如不加以整治,必將潛移默化貽害廣大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應加大監管審查和打擊力度,還青少年一個(gè)健康的成長(cháng)環(huán)境。綜上提出以下三點(diǎn)建議:

  首先,健全法律規章,提高違法成本。應結合出版管理新形勢新變化,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辦理侵犯知識產(chǎn)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作出修訂,按“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辦理侵犯知識產(chǎn)權刑事案件,并適度下調違法所得和非法經(jīng)營(yíng)數額標準,提高違法成本。同時(shí)對《出版管理條例》作出修訂,細化出版社違規責任和盜版追責章節內容,特別針對模糊處理兒童讀物少兒與成人邊際、低俗營(yíng)銷(xiāo)、蹭熱度出版、重復出版、出版內容同質(zhì)化等問(wèn)題作出明確規定,加快完善出版管理法律規定,推進(jìn)行政執法與市場(chǎng)監管有效銜接。

  其次,壓實(shí)各方責任,強化監管審查。一方面,建立兒童讀物出版資質(zhì)分級管理機制。對兒童讀物出版資質(zhì)進(jìn)行一次全面審查評估,進(jìn)一步提高兒童讀物出版準入門(mén)檻,禁止有不良出版記錄的出版社從事兒童讀物出版活動(dòng)。另一方面,督導出版社嚴格執行“三審三?!睒藴?,建立兒童讀物分級管理機制,加快建立未成年人出版物國家分級標準和行業(yè)規范,強化市場(chǎng)流通監管審查。兒童出版物應明確標注適齡人群,強化動(dòng)態(tài)監控。第三方面,建立兒童讀物項目負責制和出版責任制,壓實(shí)出版項目負責人和“三審三?!本帉徹熑?,對于違法編審人員,實(shí)行行業(yè)禁入機制,切實(shí)提高兒童讀物出版隊伍專(zhuān)業(yè)化水平。

  第三,強化部門(mén)協(xié)同,形成監管合力。針對出版社盜版維權取證難、高成本、低賠償等問(wèn)題,統一各地非法出版物舉報平臺,依托全國文化市場(chǎng)舉報熱線(xiàn)12318平臺,開(kāi)通侵權投訴和立案綠色通道,推動(dòng)公安、工商、稅務(wù)、金融、工信等部門(mén)加強協(xié)同,通過(guò)監管盜版者金融賬戶(hù)、將違法人員納入征信體系等措施,提高立案結案效率,維護兒童讀物出版社合法權益。

  特別是加強圖書(shū)電商平臺監管,壓實(shí)電商平臺主體責任,定期開(kāi)展出版物線(xiàn)上線(xiàn)下專(zhuān)項整治,持續保持兒童讀物嚴格監管高壓態(tài)勢,從嚴追究盜版者、違法者責任,堅決斬斷線(xiàn)上線(xiàn)下違法經(jīng)營(yíng)黑色利益鏈。同時(shí),建立和完善優(yōu)秀兒童讀物版稅減免等金融扶持政策,鼓勵出版原創(chuàng )性作品,用優(yōu)質(zhì)作品占領(lǐng)兒童出版市場(chǎng),為少年兒童提供充沛、良好的精神食糧與文化滋養。

 ?。ㄗ髡呦等珖f(xié)委員、民進(jìn)中央委員、民進(jìn)云南省委會(huì )副主委)

作者: 李孝軒
責任編輯: 葉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