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帆:短視頻與大眾文化生產(chǎn)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5-13
來(lái)源: 光明日報
【字體:

拍攝短視頻 光明圖片/視覺(jué)中國

游客拍節日燈籠短視頻。新華社發(fā)(肖偉攝)

短視頻占據人們出行空閑時(shí)間。 光明圖片/IC PHOTO

  許多人未曾料到,短視頻可以如此之短。多數短視頻由手機錄制:幾分鐘甚至數十秒,一個(gè)完整的表述單位業(yè)已完成——主題也罷,人物也罷,小小的情節曲折也罷,必要的元素一應俱全?;蛟S,人們可以重新認識影像符號的表現潛力:簡(jiǎn)短的影像編輯可能展示的意義遠遠超出預想。我們時(shí)??梢栽诨ヂ?lián)網(wǎng)上看到,兩個(gè)小時(shí)左右的電影被壓縮成八九分鐘的短視頻介紹,故事的來(lái)龍去脈已然清晰浮現。

  當代文化之中,大型作品與小型作品之間張力前所未有。一些人鐘情于四十集電視連續劇,眾多粉絲持續追隨數百萬(wàn)字甚至逾千萬(wàn)字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幾頁(yè)的短篇小說(shuō)或者數行的詩(shī)作似乎不“過(guò)癮”;另一方面,“段子”、笑話(huà)、脫口秀、相聲篇幅短小,微博一度僅限140字。短視頻顯然是“小”的代表作。還有比數十秒影像符號更短的作品嗎?

  許多專(zhuān)家對于小型作品始終沿襲一種解釋模式:生活的節奏愈來(lái)愈快,許多人忙得像陀螺,他們沒(méi)有時(shí)間也沒(méi)有耐心對付那些大型作品。微信時(shí)代已經(jīng)到來(lái),一個(gè)信息半秒之內抵達世界的另一端。那么多事情如此迅捷地發(fā)生又如此迅捷地消失,各行各業(yè)以及個(gè)人感官必須動(dòng)員起來(lái),竭盡全力適應這種速度。這時(shí),短視頻的誕生恰逢其會(huì )。當然,這種解釋悄悄屏蔽了另一種可能:人們僅僅是享受而不會(huì )反感烈馬疾馳一般的生活節奏控制嗎?

1

  作為這種生活節奏的呼應,幾分鐘甚至數十秒的視頻長(cháng)度僅僅是外部表象,重要的是影像符號的涵義一覽無(wú)余。從新聞即景、寵物逗樂(lè )、健身小知識到一段舞蹈、一曲演唱、一場(chǎng)球賽片斷,各種短視頻的清晰內容如同一張簡(jiǎn)明表。沒(méi)有什么微言大義需要沉吟再三,反復推敲;象征意象或者原型的破譯毋寧是畫(huà)蛇添足。輕松的瀏覽、無(wú)足輕重的主題恰好填塞忙碌工作尚未覆蓋的時(shí)間縫隙。

  然而,輕松的瀏覽、無(wú)足輕重的主題、愈來(lái)愈快的生活節奏或者影像符號恰恰是許多人文知識分子詬病的內容。輕松的瀏覽只能吞咽那些缺乏營(yíng)養的文化快餐。精神空間堆滿(mǎn)劣質(zhì)產(chǎn)品之后,經(jīng)典文化不再有容身之地。令人擔憂(yōu)的是,輕松的瀏覽與無(wú)足輕重的主題正在訓練一種浮淺的閱讀方式。短小的篇幅,一目了然的內容,人們的眼睛和思想只能適應若干文化碎片。厚厚的文化典籍與深奧的辭句不堪重負,形式陌生的電影、音樂(lè )、繪畫(huà)因為不知所云而遭到果斷放棄。即便如此,人文知識分子也沒(méi)有理由主張一個(gè)荒謬的前提:晦澀即是文化價(jià)值的表征。但是,他們擔心一種思想能力的缺失。如果浮淺的閱讀方式演變?yōu)榫癯B(tài),如果分析、研究、懷疑、批判一律視為無(wú)事生非的炫技,那么,民族的精神質(zhì)量可能從經(jīng)典文化設置的標高迅速下滑。當然,這種擔心遠遠超出作品解讀的范疇。思想能力無(wú)法勝任的時(shí)候,人們必將以各種自以為是的方式解釋復雜的文化構造乃至歷史現象。

  對于浮淺的閱讀方式追根溯源的時(shí)候,許多人文知識分子公然抵觸現今的生活節奏。無(wú)論是生產(chǎn)體系的效率、經(jīng)濟與商品的周轉速度還是交通體系、文化傳播媒介,工業(yè)社會(huì )正在帶動(dòng)歷史的巨大提速。從現世的財富增長(cháng)、科學(xué)知識的迭代升級到感官接收的眾多信息,人們可以在各個(gè)領(lǐng)域發(fā)現這種提速產(chǎn)生的深刻后果。但是,一批人文知識分子試圖追問(wèn)的根本問(wèn)題是:加快了步伐的歷史要到哪里去?可以看到,世界上還有許多不公、災難、貧富懸殊或者資源爭奪并未減緩。人類(lèi)正在自己的欲望鞭撻之下匆匆趕路。更快的生活節奏通常與更多的收入聯(lián)系起來(lái)??墒?,更多的錢(qián)財就是更大的幸福嗎?

  哲學(xué)家倡導過(guò)一過(guò)“沉思的生活”,他們用“過(guò)度活躍”形容這種煩躁不安的精神意識狀態(tài)。不過(guò),人文知識分子種種微弱的疑問(wèn)不可能干擾技術(shù)邏輯的堅定進(jìn)展?;疖?chē)、輪船、噴氣式飛機、衛星、手機、互聯(lián)網(wǎng),技術(shù)的爆發(fā)期正在產(chǎn)生接二連三的效應。對于“快”表示質(zhì)疑顯然落后于時(shí)代,包括精神意識領(lǐng)域的運轉速度。工業(yè)社會(huì )發(fā)達的交通工具日行千里,遲鈍的精神意識不得不跟上步伐。統計表明,20世紀以來(lái)的理論學(xué)派與新概念正在成倍地增加。人類(lèi)大腦的計算速度有限,可以將快速運算轉交給機器——據說(shuō)目前最快的計算機每秒可以運算54902萬(wàn)億次?!翱臁笔且粋€(gè)不可抗拒的指令,不論是理論概念的生產(chǎn)、計算速度還是別的什么。

2

  工業(yè)社會(huì )的提速很大程度依賴(lài)機器,而且,機器同時(shí)生產(chǎn)出新型的符號:影像。從1839年照相機的發(fā)明開(kāi)始,影像符號開(kāi)始進(jìn)入生活。歷經(jīng)攝像機、放映機、各種附屬的編輯與發(fā)射設備到互聯(lián)網(wǎng)與手機的持續進(jìn)化,影像符號終于發(fā)展為一個(gè)成熟的表意體系,并且以大面積的滲透不動(dòng)聲色地改變了社會(huì )文化結構。曾幾何時(shí),拍照是一個(gè)奢侈的待遇,只有富家子弟才可能擁有照相機并掌握這種時(shí)髦的藝術(shù)技能;后續而來(lái)的電影放映要求更為完善的社會(huì )條件,不可或缺的電影院與放映設備作為公共文化設施贏(yíng)得社會(huì )財政的支持。電視機開(kāi)始改變這種狀況。盡管電視機也曾是一種文化奢侈品,但是,這種機器很快與電冰箱、微波爐、空調等共同作為庸常的家用電器潛入家庭。

  如果說(shuō),電影院通常矗立于藝術(shù)范疇,那么,電視機穿插于家居時(shí)的閑言碎語(yǔ)或者餐桌上的菜肴氣味之間。電視機并非僅僅將電影搬運到寓所的客廳,更為重要的是,電視機親密地成為日常文化的組成部分。漫長(cháng)的電視連續劇周?chē)笠缰?zhù)濃厚的家庭氛圍,身著(zhù)家居服飾、端一杯茶坐在客廳的沙發(fā)上與盛裝赴電影院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文化行為?,F今的電視節目更為自覺(jué)地投合市民趣味。電視機不僅插播大量廣告,而且設有烹調、購物、釣魚(yú)、唱戲等帶有濃重世俗氣息的欄目。令人驚異的是,這一臺小小的家用電器徹底地改變了社會(huì )的夜生活。晚餐之后從事?lián)淇嘶蛘呗閷蕵?lè )的社會(huì )人員頓時(shí)削減了許多,路燈之下的象棋攤以及納涼閑聊的人群幾乎消失。當然,書(shū)籍的讀者也在減少。許多人已經(jīng)認可,電視機里的影像符號是寓教于樂(lè )的最為重要工具。

  我相信多數電視從業(yè)人員未曾估計到,互聯(lián)網(wǎng)與手機的結合對于電視行業(yè)會(huì )形成如此嚴重的挑戰。挑戰沿襲了電視行業(yè)的成功經(jīng)驗,只不過(guò)執行得更為徹底??蛷d里的電視機縮小為手機握在巴掌之中,人們根據個(gè)人時(shí)間表與空間處所任意挑選觀(guān)看的節目。如同街頭琳瑯滿(mǎn)目的超市,各大網(wǎng)站存放許多影像符號商品供人選購。短視頻無(wú)疑是最為搶手的商品,一個(gè)完整的觀(guān)看只要幾分鐘甚至數十秒;如果短視頻的內容值得推薦,輕點(diǎn)手機上的微信就可以傳遞給感興趣的相關(guān)人員。轉瞬之間完成觀(guān)看與傳播的所有程序,這種效率的確可以與風(fēng)馳電掣的生活節奏相媲美。

3

  短視頻極大增添了人們的視覺(jué)經(jīng)驗。古代社會(huì ),人們的信息與知識絕大部分來(lái)自文字轉述。簡(jiǎn)陋的交通工具限制了生活半徑,親眼所見(jiàn)的范圍十分狹小,譬如,又有多少古人真正見(jiàn)識過(guò)浩瀚的大?;蛘哂粲羰[蔥的原始森林?照相機或者電影放映開(kāi)啟了視覺(jué)經(jīng)驗的另一個(gè)窗口,電視機真正帶來(lái)巨大的沖擊。日復一日的電視節目上天入地,無(wú)奇不有,這時(shí)的人們已經(jīng)可以修改一句古語(yǔ):秀才不出門(mén),什么看不到?相對于電視節目,短視頻敘事更多注視人間百態(tài)。如果說(shuō),電視攝像機傾向于捕捉相對宏大、壯觀(guān)、帶有公共性質(zhì)的景象,那么,錄制短視頻的手機則深入生活的各個(gè)平凡角落,收集種種人間的煙火氣息。有圖有真相,一個(gè)世俗的、喧鬧嘈雜的世界開(kāi)始活靈活現地還原于手機屏幕之間。

  或許人們可以察覺(jué)一個(gè)微妙的區別:相對于古人遺留的優(yōu)美文辭,眾多短視頻之中農業(yè)文明意象急劇縮減。唐詩(shī)宋詞的明月清風(fēng)、古渡扁舟、星垂平野、細草微風(fēng)逐漸隱沒(méi),短視頻之中的“社會(huì )”推開(kāi)自然景象擠到前臺,占據了視野的中心:街道、社區、商鋪、車(chē)水馬龍、城市樓房、家居餐桌、校園一隅;露面于手機屏幕的狗多半是家庭寵物,野鴨或者天鵝游弋于公園的人工湖。短視頻誕生于現代社會(huì ),農業(yè)文明正在交臂而過(guò),手持手機錄制短視頻的這一代人對于農業(yè)文明意象關(guān)注相對較少。當然,人文知識分子往往在另一個(gè)意義上評估這個(gè)文化交接。他們心目中,短視頻與文字符號的差距并非農業(yè)文明意象,而是思想的深度。人文知識分子的告誡是,不要因為影像符號的直觀(guān)而疏遠甚至放棄文字符號。迄今為止,文字符號仍然是人類(lèi)社會(huì )文化典籍的大本營(yíng)。影像的拍攝既無(wú)法表現形而上的“道”,也無(wú)法記錄內心細膩的情緒波紋。

  自從照相機問(wèn)世以來(lái),影像符號持續探索自身的表現特征及其修辭策略,鏡頭的推、拉、俯、仰以及分鏡頭的蒙太奇顯示了影像符號的發(fā)展史。電影無(wú)疑是各種鏡頭語(yǔ)言的集大成。電影之所以可能承擔曲折復雜的敘事,恰恰因為影像符號業(yè)已擁有一套可以與文字符號相提并論的表述能力。相對于電影一波三折的故事陳述,MTV鏡頭語(yǔ)言的內在邏輯是旋律與象征。如同文字符號之中的抒情詩(shī),MTV力圖制作出抒情性的影像符號組織。然而,這些探索與短視頻的距離太遠了。

  如同日常生活的俚俗口語(yǔ),短視頻僅僅使用粗糙的鏡頭語(yǔ)言:要么調出手機軟件進(jìn)行一些簡(jiǎn)單的剪輯,要么一個(gè)鏡頭拍攝始終。電影周邊構成一個(gè)單獨的文化部落:大名鼎鼎的導演,身價(jià)居高不下的演員,令人咋舌的投資數額或者票房收益,精益求精的鏡頭語(yǔ)言是這個(gè)文化部落的事情;電視周邊構成另一個(gè)文化部落:那些肩扛攝像機的電視記者負責拍攝各種嚴肅的新聞,他們的鏡頭語(yǔ)言權威、標準、端莊、明快。相形之下,五花八門(mén)的短視頻記錄各種民間活動(dòng),帶有民間的歡快、生猛、潑辣、詼諧;大眾既充當文化消費者,又充當文化生產(chǎn)者。流量帶來(lái)的經(jīng)濟收益或許僅僅是一個(gè)遙不可及的理想,然而,哪怕沒(méi)有經(jīng)濟收益也不能阻止大眾嗨起來(lái)。如同卡拉OK的自?shī)首詷?lè )不在乎演唱水平,短視頻鏡頭語(yǔ)言的優(yōu)劣也是無(wú)足輕重的事情。

  許多人未曾料到的另一件事情是,如此之短的短視頻可以看那么久。手機屏幕左劃一下右劃一下,不知不覺(jué)消耗了一個(gè)上午。一個(gè)上午記住了什么?各種短視頻制造出萬(wàn)花筒一般的片斷混成一片。一些人認為,萬(wàn)花筒一般的片斷恰恰是后現代社會(huì )的典型感覺(jué)。后現代真的到來(lái)了嗎?這不是多么重要的問(wèn)題。我寧愿關(guān)注短視頻背后兩個(gè)傾向的演變前景:首先,手機、互聯(lián)網(wǎng)、影像符號與大眾的結合正在形成某種程度的文化狂歡,如何保存乃至激勵大眾的文化主動(dòng)精神?其次,人文知識分子的種種擔心并非杞人憂(yōu)天,浮淺的閱讀方式會(huì )不會(huì )降低產(chǎn)品的文化水準,劣幣驅逐良幣??jì)蓚€(gè)傾向的角逐并非一朝一夕,而是涉及漫長(cháng)的理論故事譜系,只不過(guò)短視頻的大量涌現將會(huì )續寫(xiě)新的一章。

 ?。ㄗ髡撸耗戏?,系福建師范大學(xué)文藝批評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作者: 南帆
責任編輯: 張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