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良飛:基層干部如何正確地接受采訪(fǎng)?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5-30
來(lái)源: 澎湃新聞評論
【字體:

  基層干部如何正確地接受媒體采訪(fǎng)?近日,央視新聞播出的《追蹤滁河污染真相》的調查報道就提供了一個(gè)絕佳的“反面案例”。

  “領(lǐng)導干部要增強同媒體打交道的能力”,既是中央對各級領(lǐng)導干部提出的明確要求,更是檢驗領(lǐng)導干部執政能力和智慧的現實(shí)考題。以央視新聞《追蹤滁河污染真相》為例,分析基層干部應如何正確地接受采訪(fǎng),是一堂生動(dòng)的媒介素養課。

  第一種錯誤的受訪(fǎng)方式是“一問(wèn)三不知”。

  保護好所在區域的河流,是各地政府及其主管部門(mén)的責任。相關(guān)主管部門(mén)對于各項數據、情況應該做到“門(mén)清”,而不是“我不了解”“我不知道”“憑我的經(jīng)驗”“大概”“可能”……

  安徽省駟馬山引江工程襄河口閘管理所副所長(cháng)魏兆航說(shuō):“顏色有一點(diǎn)發(fā)黑,氣味可能有一點(diǎn)刺激性的氣味?!?/p>

  你是主管單位,不是普通老百姓,“可能”還是“一定”,這個(gè)時(shí)候就一定要斬釘截鐵了。

  全椒縣水利局黨組成員楊俊說(shuō):“20號當天(戴傳華和方春)問(wèn)我襄河口閘上水有點(diǎn)發(fā)黑,問(wèn)是什么原因。說(shuō)實(shí)話(huà)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能憑我的經(jīng)驗跟他說(shuō),可能最近5月份正好蝦子(養殖)換水。蝦田換水,換出來(lái)河里水質(zhì)不好。加上前幾天襄河下游水位比較低,又是航道,船在里面攪。往年也有這種情況。應該沒(méi)有其他情況,因為我確實(shí)不知道是什么情況?!?/p>

  你是主管單位,這個(gè)時(shí)候就不能“說(shuō)實(shí)話(huà)我真的不知道”了。你也不能“憑我的經(jīng)驗”,你要憑借的是扎實(shí)的實(shí)地調查和各類(lèi)監測數據。

  基層政府是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的第一線(xiàn),如果主管部門(mén)的相關(guān)負責人都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公眾對于基層政府的治理能力和責任心就要打一個(gè)問(wèn)號了。

  第二種錯誤的受訪(fǎng)方式是“到站下車(chē)論”。

  有個(gè)說(shuō)法叫“上面千條線(xiàn),下面一根針”。由于事務(wù)繁多,基層干部確實(shí)很辛苦,兢兢業(yè)業(yè)一輩子,晉升的天花板也很低。很多人終身就到副科就退休了。

  所以也不排除少數人一到55歲之后甚至更早就滋生了一種“到站下車(chē)”的心態(tài),覺(jué)得自己馬上就要退休了,何必那么較真呢?開(kāi)開(kāi)心心不得罪人退休不好嗎?但作為基層水利、環(huán)保工作者,一旦出現這種心態(tài),就難以守住生態(tài)保護這條紅線(xiàn)了。

  全椒縣水利局黨組成員楊俊說(shuō):“我說(shuō)真話(huà),我還有兩個(gè)月就退休啦。我也不該過(guò)多地問(wèn)這些事情?!?/p>

  坦白講,這個(gè)楊姓黨組成員還有幾分實(shí)誠在,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說(shuō),但是你不是普通老百姓啊,你是負有行政責任的主管部門(mén)領(lǐng)導。別說(shuō)還有“兩個(gè)月就退休啦”,就算是明天退休,在沒(méi)有辦理退休手續之前,該是你的責任還是你的責任。退一萬(wàn)步說(shuō),現在的諸多案例顯示,只要是你的責任,就算你退休很多年了,出了問(wèn)題照樣會(huì )給你黨紀政紀處分。退休不是甩鍋的“免死金牌”。

  基層干部是黨和政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宗旨的一線(xiàn)執行者,如果基層干部都靠“我馬上就退休了”來(lái)逃避自身的責任,最終傷害的就是民眾對于政府的信任。

  第三種錯誤的受訪(fǎng)方式是“否定一切”。

  近年來(lái),各地都相繼開(kāi)通了12345熱線(xiàn),處理民眾關(guān)心的熱點(diǎn)問(wèn)題。對于12345轉交的問(wèn)題,各個(gè)責任部門(mén)就需要提供具體的承辦人,以明確責任。應該說(shuō)這是一種負責任的做法。

  但是這種“法定承辦人”的做法也造成了一些基層干部因為自身職務(wù)的原因成為多個(gè)反映問(wèn)題的承辦人,比如“全椒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分局辦公室主任”這個(gè)職務(wù)。

  不過(guò),全椒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分局辦公室主任楊仁義在受訪(fǎng)時(shí)采取“打死不承認”、全部否認的應對策略,傷害的卻是環(huán)境分局的公信力,給人一種敷衍塞責的印象。其實(shí),楊主任對于這種承辦人署名為他的群眾投訴,正確的方式是自己先去逐一了解,了解清楚之后再給記者予以答復,而不是“沒(méi)有”“完全不知道”等。

  大概9年前,也是央視記者就“3萬(wàn)套保障房閑置”問(wèn)題到貴陽(yáng)市住建局局長(cháng)辦公室采訪(fǎng),但是一聽(tīng)采訪(fǎng),這位局長(cháng)卻直呼自己不是局長(cháng)。不過(guò),央視記者在住建局網(wǎng)站上發(fā)現,這位自稱(chēng)“不是局長(cháng)”的人,正是局長(cháng)劉朱。央視報道刊發(fā)后,這位局長(cháng)很快就被免職了,這一下真的不是局長(cháng)了。

  每一個(gè)行政職務(wù)都對應相應的行政責任,“否定一切”是解決不了任何問(wèn)題的,反而還會(huì )被戴上“撒謊”的帽子,到那時(shí)候就更加被動(dòng)了。

  第四種錯誤的受訪(fǎng)方式是“亂打比方”。

  打比方是一種日常交流中常見(jiàn)的修辭方式,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某一事物。但是亂打比方,非但起不到更好理解的效果,反而可能產(chǎn)生次生輿情。

  記者調查中還發(fā)現,老百姓非常擔心對流入滁河的污水是否具有毒性,也期待生態(tài)環(huán)境部門(mén)的水質(zhì)檢測結果能夠給出專(zhuān)業(yè)答復。帶著(zhù)一系列疑問(wèn),記者來(lái)到全椒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分局詢(xún)問(wèn),得到了這樣的答復:

  滁州市全椒縣生態(tài)環(huán)境分局局長(cháng)竇平說(shuō):“對消防的水,我認為沒(méi)有必要做?!睘榱藴蚀_表述他的意見(jiàn),竇局長(cháng)還特別打了一個(gè)比方:“喝茅臺也能喝死人。喝死人以后,需要對茅臺做毒性分析嗎?我認為沒(méi)有必要?!?/p>

  看完這一段,我就有一種“這是哪跟哪啊”的感嘆?!懊┡_”在輿論場(chǎng)上本來(lái)就是高敏詞匯,竇局長(cháng)這種打比方的方式就是一種“亂打比方”,已經(jīng)在輿論場(chǎng)上引發(fā)熱議。對于流入滁河的污水當然要進(jìn)行毒性分析并針對分析結果提出相應的整改措施。

  滁州部分基層干部在這次《追蹤滁河污染真相》受訪(fǎng)時(shí)的表現讓人難言滿(mǎn)意,也提供了一組“反面案例”,足以為地方基層干部誡。其他地方基層干部可以從這些反面案例當中汲取教訓,切實(shí)提高工作能力、責任意識和媒介素養。

 ?。ㄗ髡呦蹬炫刃侣?wù)涡侣劜靠偙O,港澳臺新聞部總監、高級記者,民進(jìn)上海市委會(huì )出版傳媒委員會(huì )委員)

作者: 陳良飛
責任編輯: 張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