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宏:兒童閱讀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6-03
來(lái)源: 人民政協(xié)報
【字體:

  兒童閱讀的意義是什么?是為人生打基礎,是為未來(lái)畫(huà)草圖。從小讀什么書(shū),長(cháng)大成什么人。對書(shū)的選擇,就是對未來(lái)的選擇。

  一個(gè)人的一生,就像是造房子,無(wú)論是一棟高樓大廈,還是一間小草屋,要把房子造好,第一件事情,也是事關(guān)成敗的事情,就是要先把房子的基礎打好。打下堅實(shí)的基礎,才能在這個(gè)基礎上造出堅固美觀(guān)的房子。兒童的閱讀,就是為人生打基礎。而童年時(shí)代讀到那些好書(shū),就像是造房子的基礎材料,有了這樣的基礎,平地可以起高樓。在這樣的基礎上建造起來(lái)的人生樓房,一定是既美觀(guān)又結實(shí)。

  兒童閱讀,是為未來(lái)畫(huà)草圖。未諳世事的孩子,就像一張白紙,你往這張白紙上畫(huà)什么線(xiàn)條、涂什么顏色,這些線(xiàn)條和顏色就會(huì )留在這張白紙上,就會(huì )改變這張白紙。一個(gè)孩子,在他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中,如果能不斷地親近美好的文字,閱讀有質(zhì)量的好書(shū),那么,這張白紙上會(huì )留下美好的印記,這張白紙,會(huì )逐漸豐富,逐漸美滿(mǎn),最后成為一幅豐富多彩的美麗的畫(huà)。

  我常常對孩子們說(shuō),一個(gè)人在這個(gè)世界上,只能活一次;如果你愛(ài)閱讀,那么,你就可能活很多次。讀一本好書(shū),可以走進(jìn)一個(gè)智者的生命,跟著(zhù)他活一次。閱讀可以無(wú)限地拓寬你的視野,延長(cháng)你的生命。

  兒童閱讀的意義,是要把孩子們培養成真正的智者。所謂智者,不僅是有淵博的知識,更重要的是,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追求真理的恒心。應該讓我們的孩子在閱讀的過(guò)程中成為真正的思想者。

  閱讀的過(guò)程,不應該是簡(jiǎn)單的接受過(guò)程,不是機械地灌輸;閱讀的過(guò)程,應該是思考的過(guò)程。我小時(shí)候讀書(shū),養成了一個(gè)習慣,在閱讀的過(guò)程中,不斷地問(wèn)為什么。尋求答案的過(guò)程,就是思考的過(guò)程,即便沒(méi)有找到答案,這尋找探索的過(guò)程,也會(huì )讓你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獲。如果讀到一篇能打動(dòng)我的好文章,讀到一本讓我感動(dòng)難忘的好書(shū),我一定會(huì )記住這個(gè)作家的名字,然后再去找這個(gè)作家的書(shū)。這是一個(gè)不會(huì )把人引入歧途的遇見(jiàn)好書(shū)的方法。

  一個(gè)真正的讀書(shū)人,應該在閱讀的過(guò)程中形成自己的取舍標準,對所讀之書(shū),有自己的辨識和見(jiàn)解。古人說(shuō)“盡信書(shū),則不如無(wú)書(shū)”,這是至理名言。人間的書(shū)籍浩如煙海,形形色色,有經(jīng)典名著(zhù),有醒世恒言,也有異端邪說(shuō),無(wú)聊瞎扯,甚至誨淫誨盜。讀書(shū),就是要選擇讀那些能滋養心靈的好書(shū)。要讓孩子慢慢懂得,讀書(shū)的過(guò)程,不僅是欣賞沉醉,也是辨識思考的過(guò)程。真正的讀書(shū)人,要對所讀之書(shū)有自己的見(jiàn)解和評判。讀那些寫(xiě)出真性情真見(jiàn)解的好書(shū),會(huì )很自然地將自己的思緒情感和所讀之書(shū)融為一體,那是精神的升華。而遇到無(wú)聊庸俗的書(shū),要拒絕,要舍棄,不要浪費了自己的寶貴時(shí)間。所以,更重要的是要告訴孩子們,要在有質(zhì)量的閱讀中,成為一個(gè)有眼光有品位的識書(shū)人。

  兒童閱讀的意義,是讓我們的生命變得更優(yōu)雅,變得更豐富多彩,變得越來(lái)越美。蘇東坡有一句名言:“腹有詩(shī)書(shū)氣自華”。一個(gè)人,如果飽讀詩(shī)書(shū),從小積累了大量美妙的文字,那么,他那種發(fā)自靈魂和肺腑的書(shū)卷氣,會(huì )使他變得文雅高貴,會(huì )展現出一種由內而外的美。作家季羨林說(shuō)過(guò),你的心里如果有幾百首古詩(shī)、幾十篇古文,那么,你一定會(huì )是一個(gè)有文采的人。大作家茅盾原名沈德鴻,字雁冰,他從小飽讀詩(shī)書(shū),少年時(shí)代就展現出過(guò)人才華。我讀過(guò)茅盾先生的回憶錄,他年輕時(shí),到上海商務(wù)印書(shū)館求職,門(mén)房登記時(shí),他自報姓名:沈德鴻。門(mén)房問(wèn)他:哪個(gè)鴻?茅盾回答:“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的‘鴻’”。門(mén)房沒(méi)聽(tīng)懂,他又說(shuō):“是翩若驚鴻的‘鴻’”,門(mén)房還是不懂。但是在一旁聽(tīng)到的人,對這個(gè)年輕人留下極深的印象。僅從對一個(gè)字的解釋?zhuān)捅憩F出中國人特有的文采。

  “有一個(gè)孩子向前走去,他看見(jiàn)最初的東西,他就變成那東西,那東西就變成了他的一部分……”這是惠特曼的詩(shī)句,這和古人說(shuō)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一個(gè)道理。我們要努力做的,就是應該盡我們的心力,愛(ài)孩子,關(guān)心孩子,引導他們從小和好書(shū)結伴,讓這世界上的真、善、美,成為孩子們最初看見(jiàn)的東西。

 ?。ㄗ髡呦得襁M(jìn)會(huì )員)

作者: 趙麗宏
責任編輯: 張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