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艷文:更好地服務(wù)知識生產(chǎn)傳播和應用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6-06
來(lái)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字體:

  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jìn)入關(guān)鍵時(shí)期。新形勢下,對編輯的職業(yè)素養和個(gè)人綜合素質(zhì)的要求越來(lái)越高。作為新時(shí)代的編輯,應志存高遠,堅定信念,理想應同國家和民族的發(fā)展同向而行。同時(shí),作為新時(shí)代的編輯,還應勇于擔當,善于作為,勤學(xué)苦練,增強本領(lǐng),銳意創(chuàng )新,敢為人先,更好地服務(wù)知識生產(chǎn)、傳播和應用。

  培養媒介思維與技術(shù)應用能力

  職業(yè)素養是人們在職業(yè)過(guò)程中所表現出來(lái)的綜合品質(zhì),作為編輯應具有政治素養、文化素養、科學(xué)素養、道德素養和媒介素養等職業(yè)素養。

  編輯的政治素養直接決定著(zhù)出版業(yè)能否保持正確的政治方向,而文化品位和文化自覺(jué)則會(huì )讓編輯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底蘊,基礎越深厚,儲藏越豐富,其在編輯出版活動(dòng)中就能更游刃有余。

  科學(xué)素養對編輯而言包括對科技知識和科學(xué)技能的掌握,對科學(xué)精神的領(lǐng)悟和運用,以及科學(xué)實(shí)踐能力。在實(shí)踐中,編輯科學(xué)素養的高低不僅表現在掌握了多少科學(xué)技術(shù)知識,而更重要的則是運用這些知識來(lái)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要尊重科學(xué)常識、傳播科學(xué)知識、恪守科學(xué)倫理和弘揚科學(xué)精神。

  而編輯的道德素養既是社會(huì )對編輯人員的思想行為的是非、善惡、良莠的評價(jià)標準,也是編輯人員在日常正確處理自身與作者、讀者、同行及社會(huì )各界之間關(guān)系的能力。

  在推動(dòng)出版深度融合的過(guò)程中,編輯的媒介素養尤為重要,應在選題策劃、審稿校稿、文字規范、文獻傳播和知識服務(wù)等各個(gè)環(huán)節中體現編輯的媒介思維和媒體技術(shù)應用能力。

  拓展職業(yè)素養外延

  編輯還應具有精品意識、創(chuàng )新意識、市場(chǎng)意識、服務(wù)意識、團隊意識和法律意識等職業(yè)素養外延。

  精品意識是編輯主體在其活動(dòng)過(guò)程中,以提高出版物質(zhì)量為中心,以取得最佳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為目標的一種自覺(jué)的、積極的進(jìn)取意向。編輯的精品意識是將自身的價(jià)值同出版物的價(jià)值有機地統一,決定了出版物的價(jià)值取向、質(zhì)量?jì)?yōu)劣和對社會(huì )的影響力。

  編輯的創(chuàng )新意識能促進(jìn)其在思想、內容和形式等方面對出版物進(jìn)行創(chuàng )新,進(jìn)而滿(mǎn)足讀者的深層次需求。而其市場(chǎng)意識則能形成整合力,以其專(zhuān)業(yè)學(xué)識、作者資源、市場(chǎng)判斷力為基礎,圍繞優(yōu)質(zhì)內容資源進(jìn)行更深、更廣的設計開(kāi)發(fā)。

  構建具有大局意識、協(xié)作精神和服務(wù)精神的優(yōu)秀團隊,離不開(kāi)編輯的團隊意識,其可保證出版機構的高效率運轉,創(chuàng )造一個(gè)個(gè)出版佳績(jì)。被稱(chēng)為“天才捕手”的美國出版家珀金斯有一句名言:“出版家的首義是為天才和才華服務(wù)?!本庉嫴粌H對作者要具有服務(wù)意識,對讀者也應具有良好的服務(wù)意識。

  同時(shí),編輯工作還與法律工作密切相關(guān),編輯既要保護著(zhù)作權人和讀者的合法權益,積極挖掘版權衍生價(jià)值,同時(shí)要介入現代的版權運營(yíng),提高紙媒版權管理、運用、維護能力和水平,加強IP孵化、開(kāi)發(fā)和轉化,實(shí)現傳統出版的轉型升級。

  求知向學(xué),雜中求“專(zhuān)”

  視編輯為畢生追求和奮斗的事業(yè),是做編輯的最高境界。要成為一名優(yōu)秀的編輯,沒(méi)有捷徑,應遵循編輯素養的提升路徑。

  愛(ài)書(shū)善讀應當成為編輯一生永恒的習慣。編輯只有大量的讀書(shū),方能彌補自身知識不足,在選題的策劃、書(shū)稿的審讀加工等方面有所作為。心中有光,腳下有泥才會(huì )策劃出好選題。

  中國著(zhù)名文學(xué)家,電影、戲劇作家夏衍認為,做編輯的就好像廚師,各式稿件無(wú)非是原料,一經(jīng)編輯之手,便能做出一桌好菜。作為編輯首先要當好“伯樂(lè )”。編輯不但要善于發(fā)現“千里馬”,還要善于培育“千里馬”。

  編輯工作是政治性、思想性、科學(xué)性及專(zhuān)業(yè)性很強的工作,同時(shí),編輯工作也是實(shí)踐性很強的工作。作為編輯應善于總結,記錄下每條經(jīng)驗、感悟和所得,且做且學(xué),且學(xué)且做。編輯應該是雜家,但“雜”中須求“專(zhuān)”,一“專(zhuān)”多能,才能適應各類(lèi)稿件對編輯的不同要求。業(yè)精于勤,而貴于專(zhuān),求知向學(xué)亦成家。編輯要專(zhuān)業(yè)化、學(xué)者化,不僅要做編輯匠,更要做編輯家。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青年編輯要制定近期目標和遠期職業(yè)規劃,無(wú)論短期目標還是中、長(cháng)期目標都要與國家和行業(yè)發(fā)展同向而行。面對海量信息、各種機會(huì )和各類(lèi)誘惑,編輯應專(zhuān)注、聚焦和執著(zhù),努力培養發(fā)現能力,把編輯加工上升到內容的創(chuàng )新和文化價(jià)值再造的高度。同時(shí),也應善用跨界思維,用多角度、多視野分析問(wèn)題并提出解決方案,通過(guò)自己的方式從融界到跨界,再到無(wú)界,演繹編輯工作的創(chuàng )新故事。

 ?。ㄗ髡呦得襁M(jìn)中央出版和傳媒委員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中國新聞技術(shù)工作者聯(lián)合會(huì )副秘書(shū)長(cháng))

作者: 段艷文
責任編輯: 葉煒
>